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瞎扯】语文老师是韩愈粉,学唐宋八大家是怎样的感受

*不是韩愈黑,不是韩愈黑,不是韩愈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和朋友 @沽柳 说好要替她也替我自己槽两句。
我们的《唐宋八大家散文选读》课本是从大苏开始讲起的,大苏的文章选了《留侯论》、《后赤壁赋》以及《方山子传》详说。应该说大苏的文章除了《日喻》这篇小预言老师没讲以外,其他都像正常上课一样把它过掉了。
这些文章,一共三篇,我们讲了一个礼拜。
这个时间超级正常啊!
老师学大苏的时候说,因为我们对大苏最熟(的确),所以先学掉。至于后来讲谁,老师说从欧阳修和韩愈里面选一个。
我:QAAAQ都说苏轼了干脆把同时代的一起讲掉嘛!二苏你荆都可以的……但现在既然这样……永叔!永叔!永叔!不讲你荆讲永叔也可以嘛!

——

然后老师开始讲韩愈。具体时间大致是从10.17.开始。
嗯……然后我们学了一整个月的韩愈,包括期中考在内的一个月。
一个月。
个月。
月。
还没有学完。
第一篇是《柳子厚墓志铭》,时间还算正常,大概两节课多一点。我想要按照大苏的文章选择也不会很慢的吧。
第二篇是《祭十二郎文》。因为是“千古至文”之一所以老师讲详细一点也无可厚非嘛,但是环顾四周我的同学们都因为这篇文章以及老师微妙的引导下(谜之翻译)吃了韩愈和韩老成的CP。我给他们卖了很多次韩孟的安利然而……。(期中考试语文组还出了一道选择,如果韩愈要给十二郎写挽联会写啥……明明是考语言得体那块儿,四周同学还是兴奋地拿着卷子在我面前晃,仿佛自家的CP得到了官方盖戳。)
啊,我好孤寒(x)。
顺便说一句,《祭十二郎文》讲了快两个礼拜。讲的时候,老师还顺便黑了你荆的《祭欧阳文忠公文》,说它虽然很华丽(一韵到底,句式整齐)但感情欠缺了一点。
喵喵喵??你荆和永叔又不是亲人??(x)三篇至文都是写亲人的,怎么能这么比较嘛。(韩愈:写十二郎。欧阳修:《泷冈阡表》,写他父亲。袁枚:《祭妹文》,写妹妹。)
最近学了一篇《张中丞传后叙》,学了整整一个礼拜。其中老师还吹了一下韩愈的情绪激昂,就是“感性和理性同样有力”那种赶脚。
顺便这篇文章我们总共读了快四五遍。四五遍。
忘了说,之前学《祭十二郎文》,我们大概也读了三四遍。
这两天,也许是很久之前,老师说了一句暴露她粉籍的话:
“要不是课时不允许,其实我挺想把韩愈的所有文章都讲一遍的。”
……
…………。
其实也差不多了吧。
没精讲的《原毁》和《进学解》,老师也发了预习讲义用作业形式强制我们看。
现在我们还有两篇,《送李愿归盘谷序》和《送董邵南序》老师打算精讲。
心里苦,我觉得十二月都不一定能讲到你荆。作为一个荆粉,老师说高三要上《八大家》的时候我有多兴奋,现在就有多蓝瘦。
具体来说,语文老师是韩愈粉,上唐宋八大家就全程被韩愈刷屏,原来存在感就不怎么高的曾巩存在感更低了,原来基本只存在在议论文和历史书里的你荆黑点貌似变得更多形象变得更扑朔迷离了(x)
我感觉我自己从未如此想念欧阳永叔。真的。不讲你荆没事儿啊,讲讲永叔也挺好的。
其实都是开玩笑,但的确有点审美疲劳,不过天下痴汉一家亲,如果我是历史老师,估计会超兴奋地把改革册里的商鞅变法和熙宁变法每个单元讲一个礼拜……嗯,再做点练习,三个礼拜。

最后哀叹一句:什么时候讲到你荆啊。

——FIN——

评论(29)
热度(36)
  1. CLord名字叫啥都挺好的 转载了此文字
    说一个好消息,下个礼拜一我们学《游褒禅山记》。你荆终于被翻牌子了,虽然只有一篇。一起的还有永叔的《丰...
  2. CLordCLor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名字叫啥都挺好的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