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rd

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写手二十题

*源未知……空间被圈所以写的,如果姑娘们知道来源请告诉我,我把它加上……谢谢!

——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阿云/CLord。前者因为个人名字,后者因为以前混c圈披过中土领主皮,对Lord这个词好感度比较高,所以把Cloud直接改成了“CLord”。


02. 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初三快毕业那会儿。有点尴尬地承认人生第一篇同人是福华的傻白甜(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是长篇!)。另外必须得感谢蓝莲花太太的《协奏、交响与独自沉迷》,既把我拉入了腐圈又把我拉进写作大坑_(:з」∠)_
对cp的爱贯穿始终。在最开始混EC热圈的时候一个暑假产了快二十篇(质量一点都不高的)EC,但最多也就给女朋友看一看交流交流意见。然后是近一年的空窗期。后来高一下追了《大秦帝国》,一下子被青山松柏击中了!跳了历史大圈以后因为太冷没粮又开始自己产,现在也是这样,混的圈太冷没粮只能小农经济了。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目前是法国浪漫主义。雨果大大的文风超棒啦!最近一直在学。
(别人评价)欧美风。有点翻译腔。(导致我最近爬墙翻译了)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挺大的。写EC的时候是傻白甜,高一下到高二上的前半学期基本走古风,此后到现在走欧美风,具体到国家的话大概是法国现代→英国现代→日本现代→法国浪漫主义。
最开始就不提了,古风时期描写逊色,但故事叙述较完整。欧美风时期最开始心理描写篇幅太大,导致文不像在说故事,但描写很精致。最近文风比较软和暖,基本都是HE。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基调总体一致,故事情节不拖沓,描写和叙述交融处理较好,人物性格把握比较精准。我的第一要义是人物千万不能崩。
最近格外喜欢Hurt/Comfort。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擅长……心理描写?以及扯一点乱七八糟的宗教(最近开始的)和哲学。
括弧里的问题我也想回答!塑造我有原型的半原创人物的时候(尤其是可能融合了了好几个我最喜欢的人物性格),那心情简直激昂澎湃。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H。从掉坑以来全程PG。(然而我也并不打算写R18x)
故事叙述会卡瓶颈比较厉害,虽然构思完整但有时候不知道怎么恰当地和描写融合。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我一般写短篇。平均速度1000字/h。如果按平均字数3000来算大概是两个半小时。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说不准。喜欢写作业的时候分神去想脑洞。零碎加起来大约是一到两小时。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比较偏向手机打字算不算?(因为电脑太卡了,手机打字快)
困扰没有。只要给我一台速度快一点的电脑我一样可以写。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手写没有成就感……会手写列大纲或者记脑洞,正式写一定打字。
手机便笺。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差别不大。我喜欢把当时脑子里最清晰的一段(开头、结尾、高潮、中间不上不下的一段都有可能)先写下来,然后具体写的时候对这一段改几个字或者根本不改直接加上去。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单从兴趣来说,喜欢写半原创。(原创人物和非原创人物的混杂,或者多个非原创人物的糅合)
当然,写史同也使我快乐。
最近来说喜欢写故事线交织分布的。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目前来说雨果。他的文风真的超棒!以及人物塑造这一点我觉得他真的几乎到了巅峰的境界了。
有的,最近的文风在向他靠。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曾经梦想过,但感觉不符现实。写作一直是业余吧……。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没有。觉得自己写小说一直挺失败的。没能对现实写作有什么太大用处,大部分小说都是cp没粮饿到极致写给自己的安慰。


17. 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非常热衷……现在基本上一周到两周一篇?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我能够看到什么?一扇老式铁框窗户,每次关闭时晃动着布满铁锈的斑驳身躯,发出微弱的呻吟。一盆坐落在窗台上的扶桑花,象征着信任和永不褪色的爱。政敌先生每天清早固定不变的两件事,一是摇开老旧的窗户,二是将屋内的扶桑花放至窗外,适当时候会给扶桑花浇些水。政敌先生总是这栋楼里起床最早的人,天际泛白时分已经能够看到他屋内重亮的台灯微光。他确保扶桑花以饱满昂扬的姿态迎接每一天的第一缕阳光,并且从未间断。
                ——(未完成)半原创/微青山松柏《囚禁于火焰》

母亲变得极瘦,指节甚至比不上我的小指粗细。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映出漫天多如尘沙的繁星。她小心翼翼地握住我的手,声音嘶哑,但眼神坚定,仿佛以繁星为起誓:
“学会生存。信任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你不需要爱。”
母亲的话如此庄重,仿佛世界的唯一准则。说完这些词句的她已经停止呼吸,繁星在她放大的瞳孔中闪烁,经久不息。在这一刻我身体中曾经温暖、曾经撩动的情感凝固,曾经残存的光明与神圣的可能被连根拔起。我从一个原本能够融入社会的人变为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人,从一个大学生的孩子变为一个低贱的流浪人的孩子,从堕入人间变为跌落地狱。
我尽力将自己隐藏在社会的另一端。我选择了摄影这一职业:我观察,我按下快门,镜头之前是社会,镜头之后是黑暗的虚无。
我的存在究竟有怎样的价值?我为了存在而存在,我为自己的直率而骄傲。
我对一切保持冷漠,我拍下的引人流泪的照片甚至不能引起我的共鸣。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再没有更高的意义。
生存以利益的方式降临人间,披上天使洁白无瑕的翅膀,用情感掩饰纯白背后斑斓交错的丑陋。
                ——(未完成)半原创/微青山松柏《囚禁于火焰》

(稍微解释一下……上面两段的‘我’是目前我半原创角色里最喜欢的——LM里冉阿让和沙威性格和形象的融合。但这里他的唯一信条不再是法律,而是生存。)

他忽然想起玻璃橱里曾经被泪水浸泡的烟灰缸。熟悉的感情再次涌现,似乎那些干涸的泪水也重新变回液体。像是一个世纪的终结和另一个世纪的开始。情感上的新生倏而降临。
                ——商鞅X梭伦《烟灰缸、荆棘花与海》             

我曾经思考很久他为什么会选择和我倾诉这件事。到很久以后的今天,我忽然发现自己是一个绝对平庸的人——这正是他与我之间怪异信任的来源。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上午我经过一条林荫小道,在道路的开端望向冗长的尽头,我仅仅看到了光。这一神灵创造之物吸引着我的脚步向前,踏过一条又一条树叶堆积成的路。我想象自己从远古走来,踏着深灰内敛的化石与金黄透明的琥珀,寻找着自己独有的存在和互补的灵魂。这一定是一条泥泞的路,绝不会有人替我分开红海,我得独自穿过几百米的深海中央,冰冷的海水缓慢地将寒气侵入我的骨髓,葬礼般的哀乐在头顶响起,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能够到达终点。
                ——青山松柏《天启》

所以说基本都是我最擅长的心理描写……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目前还算满意,仍然在磨文风。希望叙述能和描写融合自然一点吧。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五位就算了。如果同桌看到这条的话就算艾特你了。

评论
热度(11)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