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rd

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青山松柏】【现代AU】城墙

*最近学校社会实践跑西安玩了一回,爬城墙的时候有了这个脑洞,正好赶上端午,虽然我算中立党,还是决定甜一次

——
每天清早爬上城墙晨跑是他的习惯。
他钟爱这些青砖铺砌而成的小道。青苔携带着水滴无声地从缝隙中渗出,侵染这一庄严的象征,带来一些人情味儿。偶尔他会起早,见证太阳从凹处一步步温暖这块冰凉的土地,就像生命最初时母亲身体内包裹住自己的暖流。
他觉得自己享受孤独。虽然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哥哥,但无人时分,冰砾夹杂着灼热、矛盾却又意外和谐的触感令他钟爱。
他不太愿意向家人坦白与他们颇有不合的思想。他在生活中是一个公认温和安稳的大学军事专业相关教授,底子里却拥有不知源头的野心。那些对于改变某些事物的渴望俘获了他的心。
等待某个人的坚定信念总是无端冲上他的脑袋——现实中不乏与他志同道合的激进派,他却对此并无太高热度——某个曾经让他名垂青史,曾经与他一起为了同一个梦想而奋斗的改革者。
岁月无声流逝,不断积下又被抹去的灰尘占据了他记忆的大部分。桌上的沙漏终于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在这天被失神思考的他随手打翻在地。他恍神望着满地金粉,幡然醒悟时间的另一种存在方式。
这像某种怪异的启示。他在这一天舍弃了旧习惯,在夕阳迟暮时分方慢吞吞地游荡上城墙,让自己沐浴在玫红色的余晖中,仿佛将人生快进至某个风烛残年的时刻。
他注意到他往日光顾的凹处前站着一个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装裤的男人。色调柔和的夕阳下他的面部线条丝毫没有服软,保持着坚硬的姿态。他抿紧唇望向远方,视线没有焦点。他在思考。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走上前去和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打了招呼。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严肃,以迎合周身的气氛。
「嗨,傍晚好。」他拍了拍陌生人的肩,保持着曾经作为军人的姿态。
陌生人用余光瞥了他一眼。最初他似乎有些恼怒眼前的人打断他的思考,在看见他端正的姿态后他收回了恼怒,面部线条终于略有柔和:
「谢谢,傍晚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天际渐而转为绯红。他一时找不到话题,舌头几乎打结。但结束这场对话又令他心生落寞,于是他象征性地回答道:
「没什么。只是第一眼看到你就很想和你聊一聊。你介意吗?」
「喔,你是军人?」陌生人终于上下仔细打量他,他自然流露的熟悉的军人气质让陌生人心下一颤。
他笑了笑,「曾经当过军人,不过现在改行当教授了。」
「果然。」
结束这个话题后气氛凝固起来。仿佛他们周身的空气都已经静止。陌生人的表现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他迅速瞥了一眼快要沉入天际的夕阳,决定和陌生人开启另一个深藏在他内心的话题。
「你对改革有什么看法?」
陌生人奇怪地望了他一眼,但显然已经被勾起兴趣:
「你指什么改革?」
「所有的。」
「所有的?太宽泛了。不过至少有一点——我赞同大部分的改革。」
他眼前一亮,随即打开了话匣子:「不如我们从较早的聊起?比如商鞅变法——」
他其实对此情有独钟。不仅仅是军事专业的影响,就像从前所述,熟悉感时刻攫住他的心。偶尔他在熹微的晨光中结束晨跑,浑身被淋漓的汗浸透,仿佛刚刚跃出海面的鱼。他头晕目眩中竟然能在这个十三朝为都的城市最远处看到咸阳宫的痕迹。如果不是他足够现实,他甚至差点以为自己曾经是这一宫殿的主人。
「悲壮。」
「你是指……」
「你所认为的都。我记得你是军事相关教授,耕战为核心的变法措施对军队战斗力的极大作用你我都有目共睹。但商鞅的不自然死亡是必然。我的主观观念告诉我他从最开始便知道结局。知晓结局,仍然义无反顾,这是悲壮之一。」
「不如让我来接下去。孝公同样知道商鞅的结局,却无力保护,抑或知道这一切皆是无力之举,甚至会将他推向深渊。自身死亡在即, 潮流难逆,这是悲壮之二。」
「是的,但至少这是成功的改革。正因为功成而身死,所以为悲壮而非悲凉。」
至此他们已经完全放松。
「废世卿世禄,军功授爵,利用原本的民风,军队战斗力大幅提高,从此秦军得以震慑天下。户籍制,郡县制,是统一集权制的前身。废井田,开阡陌,开启秦国封建纪元。奖励耕织,重农抑商,奠定小农经济基础。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改革——」
陌生人忽然做了制止的手势,「作为后人,我们似乎谈论过多。而且我无意间发现我们带上了不少主观色彩。」
「可是依然较多正确。仿佛我们曾经经历过——」
陌生人没有再回答,重新眺望已经和天空融为一体的黑暗远方。
「先生,容我冒昧再问一句,您的职业是……?」
「法学系导师。」陌生人露出微笑,递上一张名片。
他将名片小心翼翼地收入口袋,与陌生人握手言别。
等到陌生人的背影消失在视野的边界线,他重新拿出名片。
「公孙鞅,X大法学系」
熟悉的名字出现在耳畔,一场跨越了两千三百余年的初见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一如最初的最初。
嗅起来像青黑色的墨味荡漾在空中,仿佛即将融成旧墨,褪去臭氧的笼罩。他轻轻拂去余墨,像是看到了沙漏落地后余下随风而散的金粉。
他站在原地思考片刻,随即半自嘲半无奈地笑了。
谁说习惯不能改变呢?
——FIN——

评论(2)
热度(49)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