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明朝骨科】【朱祁钰X朱祁镇】不归

*冷冷冷cp自割腿肉

——
褚红色的宫墙隔出了两个世界。
景泰八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嫩柳新抽的绿芽很快围满了整个皇城,让代表着禁忌的外墙掺上杂色,威严稍减。对于甚至无法拥有一棵树的南宫, 春天的信号也仅剩下了渐渐回暖的温度。
自从那些树被砍掉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在院子里呆过了。夏天的炎炎灼日肆无忌惮地在他的皮肤上舞蹈,秋冬的瑟瑟寒风毫不留情地划过他的脸颊。只有春天,也只剩下春天,他可以沐浴在温度适宜的阳光里,轻风拂面无痕,就像他脸颊上偶尔擦过的亲吻。
——
嫡长子的高贵身份尚未降临在他的头顶,权力也未曾浸染这片净土。欢笑声总是回荡在狭小的空间,不愿意侵扰外部的威严。他的弟弟偏爱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这段回忆曾经被囚禁于南宫的他一次又一次清晰地回放。他记得他的弟弟喜欢他幼嫩而光滑的脸颊,手指总是不安分地爬上去捏一捏。甚至有一次,用嘴唇轻轻擦过他的侧脸。残余的温度随着脸颊的涨红一起上升,像是羽毛拂过脸颊,痒痒的,却又很暖和。
这是第一次亲吻。这正是春天的感觉。他自然地偏爱春天,春天的微风让他数次回忆起这一场景,那些仍然残留在脸颊上的温度逐渐融进血液,成为他为数不多的暖意。
悄然而逝的总角之年让两人日渐成熟,但是弟弟却总改不掉小时候养成的「恶习」,在他冠礼前轻轻吻上自己喜爱的脸颊,湿漉漉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畔:
「哥哥,你的样子真好看,等我及冠了娶你如何。」
他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虽然知道是句戏言,但依然脸颊通红。他极力稳住呼吸,装作镇静的样子走出了屋子。
所幸只是句戏言,没有人当真。
当然也不会有人当真。
这句话在他脑中屡屡回荡。在那些彷徨孤寂的夜晚,在那些思念归去的夜晚,他把这句话拿出来反复咀嚼,想象着京城坐在宝座上的人正迫切地盼望着自己归来,因为这个人曾经向自己的哥哥开过这样淘气却足以让人铭记的玩笑。
他不会承认这些。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曾经对这句戏言动过心。
因为不会有人当真。不会。
——
他们之间的间隙似乎并不是从他即位开始。至少在那个时候,他的弟弟从未幻想和奢望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登上这个代表着无上尊贵的位置。虽然带了三分疏远,虽然不再提醒他对奸佞小人的过分宠信,但他们依旧是兄弟。
变故发生在正统十四年。土木堡的失败纠缠了他整个后半生。他甚至自己成为敌方俘虏,整整一年受尽屈辱,不能回家。
当他听到弟弟登基时,他失落了好一阵子。远不止权力,更多的是一个人格的丧失。
他的弟弟,已经不再是当年天真而口无忌惮的总角少年。当他接过权力这把锋利的宝剑,他不会再愿意将它拱手让与他人。
他能隐约预感到自己的结局。但他仍然存有一丝希望:他的弟弟没有被权力扭曲,他的弟弟仍然盼望着他早日回来。
他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把那句戏言,甚至遥远的珍藏的回忆小心翼翼地从心灵深处的地窖捧出来,再轻轻地放回去。
他错了。一切如他所预料,他的弟弟已经不再是他的弟弟,而把他当做一个与自己争夺权利的对手。没有人会对自己的对手心软。那些他热切盼望归去的夜晚,他的弟弟被无尽的忧虑笼罩。
当他终于能够回去的时候,当他的弟弟强制给他塞下「一切从简」的诏令的时候,他已经不再挣扎。他甚至知道自己未来的结局。但他仍然走上了这条路,因为他在这一年里,已经失去了一切。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
——
他的弟弟曾经亲临过这个「偏僻阴暗,毫无生气」的南宫。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正是那些树被砍掉后的一次质问。
「至少应当保留我最基本的权利。」他垂下眼睑,双手颤抖,难掩怒意。他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发怒并不是他常常会做的事。
看起来高高在上的人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的请求。
「我的哥哥,你是一个失败者。失败者是没有权利的。」
「同样,权力总是属于应得的人。」
他没有再反驳。如果他曾经还对眼前的人抱过一丝情谊尚未泯灭的希望,那么在这一刻,希望的肥皂泡在刺眼的阳光下瞬间化为虚无。
他终于相信这个看起来坐在宝座上风光无限,实质永远战战兢兢地环顾四周,生怕别人抢走他的珍宝的人,已经不再是他的弟弟。
至少现在不再是了。
——
现在,他站在这里。脚下是层叠高耸的台阶。宫门大开,几个参与谋划宫变的大臣正紧张地盯着他。远处的晨曦悄然升起,将温度洒向冰凉了整个黑夜的大地。
他握紧了手中的鼓槌,敲响了召集百官上朝的大鼓。一声一声,震荡着他的灵魂。
而在门窗紧闭的大殿内,那个曾经不可一世,曾经因为权力而舍弃他们间的一切,如今正奄奄一息的人,也因为鼓声被唤起了埋藏八余年的真心。
「是哥哥吗?」
侍卫点了点头,不敢多言。
「由他去吧。告诉他,我很抱歉没能遵守他冠礼那天的承诺。」
燃烧着半边天的太阳终于在黑夜过后一跃而起,却永远失去了亲吻星星的权利。
这条不归之路,终于走上了最后的结局。
他将拥有一切,他将一无所有。

——FIN——

评论
热度(48)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