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青山松柏】死亡一分钟

*上个周末的完篇……但很抱歉上次写得太晚困得要命,结尾太仓促,一直想改又没空,今天难得作业少把它小修了一下发上来。算是我对这个本命cp的终结之作。

——
01:00
死神开始攫住他的心脏。他首先感受到的不是撕裂般的疼痛,而是一片空白的大脑。
所有回忆即将在下一秒疯狂涌入他的大脑,他觉得自己需要深呼吸,就像第一次遇见君上。
他想他做好了准备。

00:59
充斥着杂乱无章色彩的巨幅人生画作在他眼前闪现,拥挤的画面令他皱眉。这幅画作将从生命的初端开始在他脑中一一展现,他必须把那些无关紧要的片段删去,留下他所认为值得在这最后的一分钟内摩挲的画面。
他删去了出生与童年。
他删去了从师和在魏国的片段。
他决定从「最初」开始。

00:58
在他脑海里的「最初」是那张求贤令。他有些难以描述在这最初时刻的心情。欣喜夹杂着期待,仿佛拥有着创造历史的使命召唤感。几乎在第一刻他就已经下定了去秦国一展抱负的决心。但他却又对此迟疑,他对与君主貌合神离的关系有着怪异的恐惧。他更想起吴起的结局——他觉得自己不应当想这么多,至少在当时的状况下。
其实不该有怀疑,当他下定决心走上通往秦国的路,他便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局。
无可避免的悲剧,然而这正是他所认为的这一切最后的意义所在。

00:55
画面向前移动的同时他低头望向自己的身体。箭突兀地矗立在左胸,周边的灰白已经被鲜红取代,并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已经有疼痛从他之前麻痹了几秒的神经传到他的脑袋里。他得加快速度,在疼痛给予他最大的干扰前。
跳过,跳过,他没有必要再去想他是怎样获得他引以为傲的理论。他应当想的是——
是的,就是这一瞬间,他的目光穿透那双瞳孔,有某种鸣响回荡在空气中,他在那一瞬间确信自己的寻觅到达了终点。
掩饰不住的强大的渴望和更多深层的东西。那时候的他还并不能完全读懂。
心灵的共鸣并不代表他将在第一次便全盘托出毫无保留,他懂得好货应当卖给识货之人的道理。只有轻贱的货品才会轻而易举地展现在众人的眼前任由观赏。
前两次君上的昏昏欲睡乃至怒而去让他更加坚定了他做了足够正确的选择。他终于在最后的机会做了最酣畅淋漓的展示,未来的蓝图在眼前铺平,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们即将并肩走过的路。

00:48
疼痛开始微微加剧,这一缓慢的过程如同凌迟,他能够预知自己下一秒将是怎样,却又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度过这没有了意义的一秒。
他不能够再随意删除了,更不能放任这些画面用极其缓慢的速度一一放过,他决定人为操纵记忆,随机地挑出一些他珍藏的部分。
胸口蔓延的红色让他想起了渭水草滩,这样的红色染尽了草滩旁的河流。他想要尽力去忽视这些哭泣的河流,他知道自己从此不再会有什么好名声。但他不在乎,他真正在意的是君上的感受。他的脑中再次闪过他最初入秦的恐惧,这正是他竭力所避免的。
他几乎要扯起一个苦笑。他错了。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赋予他这样的绝对信任,那沉默执剑肃立在他身后的黑色身影将一直屹立到他死亡的那一刻。
他想起归去时在马车里简单的对话和无声的慰藉。他意外地浸润在那时的气氛里,疼痛出现了缓和的迹象,他感觉有暖和的溪流包裹着他的身体,就像君上曾经赠予他的大衣。
那些细微的事不受控制地在他脑海里乱窜,企图引起他的注意。但他将要没有时间。时间。时间是一切。

00:32
他终于开始注视眼前,典型的战争场面,乱箭中的具具尸体,地面上流淌着带着温度的血。
他想起他的出征。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在于胜利的刹那,他所想的不仅是收复失地的喜悦,或者攻占城池的快意,也不仅是自己功绩被肯定的宽慰,他更多在想等待的人。君上获知胜利的喜悦将是他最为期待更是最为在意的报酬。

00:25
粘稠的血液流动变得缓慢,他开始呼吸困难。终于到了他不愿再次面对却又硬生生跳出来的画面。
山顶的风并不柔和,偶尔有沙砾摩擦过他的脸颊。君上最后一次握紧他的手。他感受到渐渐松去的力度,最后的情绪波动正蓄力并爆发。与此同时,他身体内有一部分正在缓慢地死去,并将随着君上心跳的停止而一同步入死亡。
在葬礼上他已经不再能够有任何情绪波动了。他最初的恐惧如同一道伤口,被鲜血淋漓地再次撕开,并且无法愈合。他永远失去了他曾经珍藏的爱。

00:15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疼痛终于完全占领了他的大脑,他无法继续思考,但他不再需要思考。疼痛以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占有权,害怕身体的主人忽视它。

00:05
他意识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日落。天际的绯红与眼前的血逐渐融为一体并缓慢变暗,落日已经耗尽了最后的气数,即将坠入深渊。他将在落日的裹挟下坠向更深的地方,他已经不再惧怕粉身碎骨,他已经不再惧怕一切。

00:01
他的眼前再次浮现出初见的画面。悠长的古钟声在耳畔响起,他找到了独属于他们之间的声音——正是这种共鸣将他们联系起来,并给予他们互相信任的根源。

00:00
坠落时空气的触感意外停止了。他不再能看到光。强弩之末的心脏在最后一次有力的跳动后骤然安息。
——
死亡是什么?或许是新纪元的重启和一个时代的告终,又或许是另一种无意义的纪念。总有人会承认他的不朽——明天,或者更遥远的未来。
黑幕终于完全掩盖了天际几缕残余的白光,太阳给予大地的温度却被构成这一黑幕的云层在这一黑夜中永久地保留了下来。
——FIN——

评论
热度(49)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