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政斯】【大学AU】论救世主的形象是如何毁灭的(三):漫漫追妻路(中)

前两更:(一)

(二)


——

其实韩非真的是无辜的,真的。

他那时正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给学校敲新学期的社团管理方案。

然后有人按响了门铃。

韩非愣了一下,望向正靠在床上捧一本书的师弟,果断回头敲了几下键盘给师弟发了条QQ:要不要开门?

李斯拿起手机,回复道:行,你帮我开一下。

韩非潇洒地把笔记本一合,去开门了。

然后在打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的拎着水果的人脸黑了。

——我是走错房间了吗?

这是嬴政的第一反应。

“先生不在吗?”嬴政望了眼门牌号,对啊,就是405。

“你……你……说李……李斯?”面前的人艰难地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嬴政的脸又黑了一大半,对面前这人直呼自己先生大名感到十分不爽,“对。”

“哦……他……他……在……”还没等这人把话说完,嬴政已经绕过了他冲进了房间。

留下韩非一个人站在萧瑟的夏风中凌乱。

“听说先生病了……”嬴政抬起右手,袋中全是些新鲜的水果。

李斯点了点头,没表示什么。

半分钟后,李斯觉得不太对劲。

嬴政我要不喊你放下你就打算一直举着吗??

李斯在心中扶额,面上波澜不惊地假装回过神道:“多谢了。放在那儿吧。”然后伸手指了指嬴政后方的案几。

嬴政把水果放好后,开始环顾四周。

这儿的房间和宾馆差不多,比宾馆略小些,两张床,一个带拐弯的长柜子兼桌子。

想起了刚刚那个开门的人,嬴政眼光中透出几分敌意(?),房间内的气氛也变得压抑了。

李斯有种抽一张纸擦一擦额角的汗的冲动。所以你究竟是来探病还是来探病还是来探病的?我作为一个病人的主动地位怎么被狗吃了?

李斯最终还是抽了张纸,没有擦汗,用来堵不停流鼻涕的鼻子了。

一阵沉默后,嬴政转头问先生:“刚刚开门的那位是……?”

李斯暗自舒了口气,答道:“喔,那是我师兄韩非,他语言表达能力不太好,所以被安排去行政科了。”

说完还干笑了两声,掩饰自己少许的尴尬。

嬴政忽然想起那次荀况说的“法学双璧”,指的就是这俩人了吧?

不好,不好,自己有了一个和先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并没有)相识多年并肩互助的情敌——

而且怎么看都是自己处于下风啊!

我们不得不再次佩服嬴同学清奇的想象力,虽然这种想象并非无道理。

一直被晾在门口的韩非看屋内气氛又压抑起来而且两人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话题了,于是挺身而出,大义凛然满脸正气地道:

“师……师弟,该……该……吃……药……了”

嬴政深沉地望了他一眼,从李斯的床头拿起玻璃杯,把电水壶里刚烧好没多久的水倒了一些进去,又拧开摆了一排疑似学校开会发的农夫山泉的第一瓶,往杯子里兌了点冷水。

调完水温还自己喝了一口,果然正好。

然后把杯子递到李斯手上,特别贴心地为他把杯子转了一百八十度。

“……?”李斯疑惑地望着他这个小动作,半天没反应过来。

“刚刚那边我喝过了,”嬴政略带笑解释道,“先生喝干净的一边。”

“……哦好。”

一旁当背景的韩非捂脸。师弟你的智商呢!智商呢!

这是间接接吻啊!!这位青年你简直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我早就知道你不仅仅是简单的来探病了……

韩非在墙角孤独地自我吐槽,这边形势一片大好。

然而韩非不知道嬴政早就霸王硬上弓(大雾)过一次了。

“先生……先生想要逛街吗?”嬴政绞尽脑汁憋出一句话,他记得蒙恬和他说过还要带人家逛逛街什么的。

李斯大脑当机了几秒,逛街不是女孩子喜欢的么?

但望着眼前少年黑眸中满满的希冀,李斯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怎么回事,突然被嬴政吃得死死的?

李斯再次感叹自己明明是病人啊可是为什么一直顺着嬴政转呢?

李斯把这个归结为自己对于眼前少年至死不渝而坚贞的——同情。

谁没失恋过?当年读高中时候李斯也是谈过一个女朋友的,女方脾气很好和他也很合得来,可是偏偏就在大家以为他们要成为学院新的佳话的时候莫名其妙分手了。

原因是李斯要去远在北方的著名大学读书,也就是咱们现在这个学校。女方则想留在这个已经和自己磨出感情的平凡城市,上这个平凡城市相对一流的大学。女方想让李斯和她一起,但李斯最终还是拒绝了。

于是两人和平分手。

两个人平时的相处也并没有什么刺激或者新鲜,大部分是淡如水,若是去掉男女朋友这个名头基本可以算是普通朋友,大概这就是学霸和学霸的爱情。

刚上大学的时候李斯是挺想念这个姑娘的,毕竟高中三年相处下来一下子分手有点不习惯,于是沮丧了一段时间,后来遇到了趣味相投的韩非,更有思想特立独行偶尔幽默的教授荀况,这些事也被渐渐淡忘了。

想起这些,李斯不由顺口说了一句:“挺好的,逛街可以舒缓心情,你也别总纠结失恋的事了。”

信息量有点大,嬴政一脸莫名其妙地盯着先生望了许久,方开口道:“先生多虑了,我并没有失恋。”

李斯则是觉得这孩子过不去这坎索性就心里不承认了,于是再次循循善诱道:“失恋只是暂时的,学业是一剂良药,不要从心底不接受这个事实……”

“等一下,”嬴政总算明白了一点点,遂暂且打断了李斯,“先生为什么会认为我失恋了?”

李斯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回道:“那日你徘徊于汨罗湖边久久不愿离去,不是思念佳人,伤怀转瞬即逝的幸福,还能是什么?”

嬴政的脸上不可抑制地泛起了一如那天的红晕,压低声音道:“若我说……那日是在思念先生……”

李斯的心情有点微妙。

还有在汨罗湖思念暗恋的人的?这不是咒自己这段就算能成功的恋情早夭么……

李通古你的重点错了。

在墙角依旧充当背景的韩非看着房间里莫名其妙出现的粉红色泡泡,受到了10000点的攻击,血条已经奄奄一息濒临死亡,只待着最后一记KO。

不带这么欺负单身狗的!

——TBC——


【作者抽风时间:报告老师!李通古早恋!】


评论(6)
热度(44)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