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政斯】【大学AU】论救世主的形象是如何毁灭的(二):漫漫追妻路(上)

第一更戳这儿→_→(一)


——

俗话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坑。

自从嬴政跟了李斯(烟),便开始有了反常的表现,比如从不熬夜生活习惯良好的他开始经常性的熬夜到凌晨,据说是在看有关书籍;又比如他利用自己早起的好习惯把第一堂课调到了七点,有时候六点半就跑去教室等着以至于放松了对整栋楼起床的督促;再比如偶尔会九点才回来说是自己主动让老师加课等等等。

对于放松了起床的督促这一块,整栋宿舍楼是欢呼的。

今天晚上嬴政再一次九点回到宿舍,还没歇一会就又坐回桌前拿起笔,面前摊着好几本书,开始写东西。

“快期末学测了?这么忙啊。”蒙恬从上铺探头望了眼下面在桌前忙碌的嬴政,随口问道。

“不是,先生让我写的论文。”嬴政嘴上回答着,笔却没有停。

“不是我说你,你最近的生活习惯怎么回事,又不是谈恋爱了怎么改变这么大……”在蒙恬下铺的蒙毅正窝在被窝里盯着手机屏幕,声音隔了一层被子,显得有些模糊。几个人都是发小,一起玩大的,所以说话也没什么禁忌。

“等一下。”蒙恬打断了弟弟的话,转头严肃地望着嬴政问道,“你莫不是真的恋爱了?哪个姑娘这么有福气?”

嬴政嘴角抽了抽,面不改色地回道:“你想多了,我要恋爱也是和学业。”

“你别不承认,就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要不然这么努力做甚。你天赋又不差从来不怕专业课拿不到A,哪用这么认真。”蒙毅闷闷的声音再次传来。

“行了行了,我要快点打完这个草稿,十点还要出去巡房,不多啰嗦了。”

稳住心神打完论文的草稿以后,嬴政推开宿舍门开始巡房,一路上脑子混乱得很,有的宿舍都没进,这可苦了那几个宿舍的同学,本来想查完房以后小声聊天,可是等啊等嬴政就是不来,于是只好蒙着头睡觉了。

再回到嬴政这儿,他已经巡完房了,可是他并不想睡觉,于是走出宿舍楼,深吸一口(相对于宿舍里)新鲜的空气,开始漫无目的的游荡。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片湖边,皎白的月光洒在被微风吹拂着的湖面上,掀起一层轻柔的碎纹。嬴政茫然地望着湖面,刚刚蒙毅的话又在耳边回荡:

“ 你别不承认,就是喜欢上人家姑娘了吧,要不然这么努力做甚。”

“ 你天赋又不差从来不怕专业课拿不到A,哪用这么认真。”

复抬首望月,此刻大脑混乱,使得逻辑和修辞也是一片混乱,弯弯的月牙竟让他眼前浮现了先生带着微笑的脸。

——喜欢是什么?

——他是……喜欢上了先生么?

就在这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个他正想念着的声音,用着比平时高了一倍的分贝喊道:“嬴——政——别做傻事啊!”

嬴政一脸莫名其妙。

他下意识地又望了望眼前的湖,只见他左手边赫然立着一块石头,上书:汨罗湖。

哦,原来如此。

汨罗湖是个有故事的死湖,十年前有一位男青年失恋,承受不了打击于是跳湖自杀了,自杀前还吟了一首自己写的辞名曰《离骚》,那首辞居然莫名其妙在学校里火了,甚至被收入校方的中文系必修教材里。后来校方把湖水抽干了也只发现了几个莫名其妙的粽子,尸体不知所踪,从此位列校园十大离奇案件之首,什么说法都有,此处暂且不表。

从此汨罗湖成为殉情圣地,失恋的人都会在汨罗湖边徘徊,一脸生无可恋作要跳湖状,而位于热恋中的小情侣们则是敬而远之,生怕沾了晦气。

于是先生这是以为他失恋了欲跳湖自尽吗。

他低声笑了笑,正欲转过身却突然整个人被抱住,连拖带拽拉离了湖边。

先生的怀抱……真暖和。

虽然现在是夏天。(←能不能别破坏气氛)

先生的衣物上有着淡淡的香味……

好像真的是喜欢上先生了啊。

过了片刻,李斯略有些尴尬地撤去了拥着嬴政的手,语气带着责备道:“幸好我今日路过,否则……”

嬴政还沉浸在刚刚的怀抱中,尚低着头,没有听进李斯的话。

在李斯眼中这一幕却变成了:嬴政沉默不语,表示默认。

李斯接着语重心长地教导道:“年轻人,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总会碰到这种失败,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嬴政依旧沉默不语。

“行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李斯拍了拍嬴政的肩,“别想太多。”

说罢转身离去。

嬴政大脑死机了许久才回过神来,搓了一把略有些滚烫的脸,大步走回宿舍楼。

还好是晚上,别人看不到。

第二天早上嬴政的心情格外的好——于是楼里的同学就惨了。嬴政心情好的时候查起来特别认真什么都不漏。

然后依旧是去食堂喝了碗稀饭啃了个花卷之后,早早地去教室等着了。

七点,李斯准时推开了教室门,嬴政内心笑了笑,他的先生从不迟到。

嬴政站起身轻咳一声,双手递上昨天的论文,李斯略有些讶异地接过,笑着道:“我昨儿刚给你布置的,今天就写完了?效率挺高。”

其实李斯更多惊讶的是嬴政昨晚失恋了居然还能写出论文,要换作别人早就哭个昏天黑地,用酒精麻痹自己了。

嬴政略有些紧张,七点一刻,阳光准时洒进教室,正好刺着了李斯的眼,他迎着阳光微抬首闭上了眼睛欲离开,却被嬴政拉住,蜻蜓点水般落下一个快速而青涩的吻,随即放开,脸上染了些许红晕。

待李斯避开太阳,嬴政方咬了咬唇开口道:“通古,我……我喜欢你。”

嬴政突然称呼了他的表字让他有些不适应,尔后的表白更让他茫然,嬴政不是昨日刚失恋么……怎么……

于是后退了几步,使自己与嬴政之间的距离足够大,深吸了一口气道:“对不起,我想……”

李斯忽地停住了。眼前少年原本盛满期待的双眼在听到这前三个字便黯淡了下去。

而李斯竟不忍与他对视了。

“我……你……你是不是受了刺激什么的……”李斯小心地避开了这个是与非的话题。

“没有。”嬴政的声音略低了些,深处携了些失望与无助。

“那你……”李斯眼神奇怪地望了他一眼,尔后叹了口气道:“感情不是儿戏,你的感情还不够成熟,这时候讨论这些未免过早了。我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希望你也能放下感情的包袱,专心投入学业。”

嬴政别过脸,许久后才点了点头。

今天一天嬴政都是在郁闷中度过的。

嬴政今晚回宿舍格外地早,加上满脸的倦容和掩不住的悲伤,让蒙恬不由发问:“嘿你今天做什么去了?莫不是表白被拒了?”

“闭嘴。”嬴政不满地扔了一个眼刀过去,蒙恬顿时后背冒冷汗,乖乖地闭了嘴。

“什么姑娘这么不解风情,居然拒绝你。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蒙毅撑着头坐在对面的书桌头也不抬地感叹道。

“……嬴政我问你,你是不是真心喜欢她?”蒙恬想了想决定给这个情商不到100的学神级人物上一节感情课。

嬴政突然望向蒙恬,郑重地点了点头。

“欸我说哥们别这么看着我,怪瘆人的。”蒙恬摆了摆手略带抱怨道,“既然你真心喜欢,就主动出击好咯,表白不行就要用心去感化,让她感受到你无比的温暖和体贴,比如去她家里玩陪她逛街啊什么的……”

去他家里……?

等等,先生一般不是住在教师宿舍吗?

主动出击……不错的方法。

当晚嬴政的心情再次拨云见月,于是惨的就成了楼里艰难生存的同学们了。

由于不好直接问李斯他的宿舍号是多少,嬴政决定走曲线救国。

周六没有课,嬴政装模作样地拎着一些水果,浑身散发着天然的气场,走到教室宿舍楼的门房,朝宿管大妈微微一笑,问道:“我是李斯老师的学生,来探望李斯老师,请问他的宿舍号是……?”

嬴政也是胡扯,结果还真给他说中了,李斯得了重感冒,正窝在宿舍里养病。

大妈上下看了看眼前这人,笑得像朵花似的回答道:“405,电梯出门左转第二个房间。李老师病得挺严重的,替我向他问个好。”

什么?先生真的病了?

——TBC——


【TIPS:存货没了……大概周更吧以后?】


评论(12)
热度(43)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