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rd

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政斯】【大学AU】论救世主的形象是如何毁灭的(一):超长铺垫以及初遇

*画风有点崩,有点崩,有点崩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捂脸跑】


——

这一届新大一在报道那一天提上的行李箱里都揣满了三国杀、扑克牌、象棋等等,本来想着不谈恋爱也要做宅男,大半夜空虚寂寞就找几个室友打几把三国杀斗地主掼蛋,大学四年也就熬过去了,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不知怎么回事人品值变成了负数,新任大一宿舍楼楼长实在是太可怕了。

宿管大妈一眼就瞧见人群中那个沉默寡言浑身散发冰冷气息一身黑衣几乎要和黑夜融为一体的面瘫帅哥,毕竟阅男无数,宿管大妈一下子就看出这个人有天生的领导气质,于是宿舍集会时一把把他拉出来,对着整栋宿舍的人道:“就是他,他就是你们的新任楼长了。和大家介绍一下你自己。”

黑衣面瘫少年沉吟了一会,开口道:“我叫嬴政,嬴政的嬴,嬴政的政。就读于法学院。”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过,冷场了。

“有没有考虑宿舍楼法规什么的?没有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很多届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了。”大妈清了清嗓子企图拯救冷场。

大妈成功了。聚会场地本来就小,大家也是人挤人,一听说宿舍楼法规一下子全炸了,吵的人耳膜都发疼。

“拒绝法规!!简直是赤裸裸的奴隶制复兴!”历史系的张让大声嚷嚷着。

“拒绝!!我们要人权!!不自由毋宁死!”张让的舍友也是他们宿舍的舍长韩安附和道。对没错就是韩安书包里一套纪念装限量版三国杀、两套扑克摆得整整齐齐的。

“拒绝法规!”

“拒绝!”

台下都是一片反对的声音,嬴政听得心烦意乱,大吼了一声:“闭嘴!”

所有人被吓了一跳,随即乖乖闭上了嘴。

“本来我也没考虑这东西,既然你们反响这么热烈,”说着扫了一圈台下的众人,“那就有法规好了。一切按十二年前的那套,不作修改。”

十二年前的新大一楼长本来是个(看起来)蛮和善的人,但他们宿舍有一个法学系超级大学霸公孙鞅,捣鼓出了一套已经成为传说的宿舍楼法规,其中包括熄灯以后不许打掼蛋和斗地主以及任何和扑克、棋有关的棋牌游戏否则全楼监督下五十个俯卧撑,早上六点半必须起床否则打扫一个月楼层卫生,午睡时候禁止聊天否则全楼监督下操场十圈等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变态规定,多个宿舍联合向楼长抗议,楼长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不服憋着。”

反正就是变态变态加变态,是爷爷级别的变态。

镜头转回来,嬴政想了想,又道:“加一条,熄灯后玩手机惩罚同打牌。”

宿管大妈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哦,好。”

心里想着太棒了又要给我省不少事终于可以补完回村的诱惑了(雾)。

“对了,你也姓嬴?你和嬴渠梁什么关系?”宿舍大妈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是我表叔。”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所以这一届新大一从此过上了变态的生活。

也有人不服,比如韩安他们那个宿舍,抱着侥幸心理半夜挑灯打三国杀,结果被出来巡查的嬴政抓个正着,连扑克都一起给收了,掼蛋都不给打。

“妈的,掼蛋都不能打,手机也不给玩,还能玩啥啊!”作为宿舍长首当其冲惨遭被没收牌和手机的赵迁在宿舍里发牢骚。

李牧掖了掖自己的被角,表示我就听听不说话。

“打飞机啊。”郭开幽幽的声音伴着一片漆黑在四人间宿舍里显得诡异极了。

“操。”赵迁又骂了一句,用被子蒙住头睡觉了。

其实他们并不是没动过去偷回手机和牌的念头,无奈嬴政宿舍里还有两个军N代(?)发小兄弟蒙恬和蒙毅,生活极其诡异,每次去偷回开门就发现他俩在,只好笑着打句招呼说对不起啊走错房了。

铺垫了这么多,各位也应该知道李斯的出现对这群快闷死的宅男意味着什么了。

我们首先来从嬴政同学视角完整看一遍这件事。

嬴政同学的成绩在法学院里算是优等生了,半个学期以后荀况教授看出了嬴政同学的实力,某次下课后拉着嬴政同学到教室外面一脸沉重地道:“嬴政同学啊,以后咱们的大课你就别参加了。”

嬴政同学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已经开始不安了。

“你的成绩非常的好,被我们一位年轻的博士生导师看上了,”荀况教授说罢看了眼手表继续道,“明天上午九点,去思辨楼三楼的第一个教室找一个叫李斯的导师,你别看他年轻,他和他师兄韩非当年是法学院有名的‘法系双璧’(雾),也是从我这里出来的,相信他一定能让你的学识更上一个台阶。”

嬴政虽然心里一脸(?)莫名其妙,嘴上还是答应说:“嗯,好。”

于是第二天嬴政怀着一点点的小激动爬上了思辨楼的三楼,教室里还空无一人,他一看手表发现才八点半,果然是自己太激动了吗。

当然嬴政是打死不会承认心里面那一点小激动的,把这些都归结于自己从不迟到的良好习惯。

教室里面很贴心的开了空调,然而嬴政背上还是冒汗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熬到了九点,或者说是八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这个时间,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来人在大夏天居然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这个人的认真让嬴政小小惊讶了一下,再往上看,来人是典型的书生脸,面上架着一副茶色框眼镜,伴着浅笑,浑身散发着儒雅的气息——真的不是中文系的高材生吗!

这是嬴政心里的第一句话。

“你好,我是李斯,表字通古。”对面的人伸出了手。

嬴政极其不自然的伸过手和他握了握,道:“先生好,我是嬴政。”

——TBC——


评论(7)
热度(56)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