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嬴渠梁X卫鞅】忆

*一发完,短

*取标题废_(:з」∠)_


————

    孝公渠梁二十四年,新君驷元年,举国大丧。

    同年秋,旧贵族诬告商君谋反,新君驷初将其监禁于云阳国狱,奈何旧贵族见此气焰反而更加嚣张,几次上书新君驷要求处死商君,新君驷根基不稳而有求于贵族,遂不得不提笔写下“车裂”二字。

    渭水草滩,行刑用的五辆车同五匹马已蓄势待发。

    “押犯人卫鞅入刑场——”

    一辆木车由旁驶入刑场,那戴着镣铐的正是商君,只是他依旧着一身白衣,发冠整齐,全然不似从前那些上刑场的犯人。

    来送商君最后一行的商於百姓见此,无不跪下哭喊:“商君冤啊!冤啊!”

    旧贵族们不满地皱了皱眉,却又不敢发一言。

    他朝着商於百姓微笑着点点头,以示感谢,却使商於百姓哭得更凶了。

    来到刑场中央,狱卒为他解了镣铐,让他自行走上行刑台。

    他缓步向前,望着这片草滩,忆起了多年前他在此处置叛军的情景。

    他非无情,只是新法根基不稳,这次闹这样大的事,若不依法处理,只怕原本已在大部分秦人心中生根的秦法会轰然倒塌。

    他仍记得,贵族也是在现在的位置,冷眼看着,不置一语,却又时不时用怨恨的眼神盯着他,他们亦明白,杀此七百人,实为杀鸡儆猴。然他们不敢放肆的原因,不只因为那深入人心的新法,更有肃然立于他身后的黑色身影。

    他本让君上不要来,他一人可以应付,可君上说:“有我在,那些旧贵族不敢动你。我不在,怕他们又做出什么放肆的事,让你不停地大开杀戒毁了你的名声。”

    他却开怀大笑:“我的名声算什么?若是有一天,有人站在我面前,告诉我我触犯了秦法,当处死罪,我亦会以身效法,以巩固新法根基。”

    君上面色一凛:“不许胡说!有我在一日,你便一日不会受他们欺负!新法便一日不会倒!”

    那时,君上便一身黑色国服,手持穆公剑肃然立于他身后。那些本想闹事的旧贵族见着穆公剑竟悻悻地闭上了嘴,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说话,那磨人的寂静使旧贵族们坐立不安,有的中途便逃也似的离去了。

    “有我在一日”......

    他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微笑,向更远处眺去。

    层层山峦早已挡不住他的目光,那重峦叠嶂后,正是咸阳城。

    商君府的雕梁画栋,咸阳宫的肃穆威严......往事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重演。

    他记得,君上总是喜欢将他半夜召去讨论国事,他起先并不明白君上的用意,后来才渐渐悟出是为了避开旧贵族的眼线。

    他记得,为了方便谈一些军机要事,传召进宫排场太大,君上擅自在咸阳宫和商君府间开了条小道,有时他正欲就寝,书架那头便倏地大开,君上便从那门里灰头土脸地走出,拉着他里衣的衣袖来到正厅,展开一番或沉重或轻松的谈话,到后来,君上竟无聊到找他下棋都要从那小道走,他只得笑笑,想着那小道上是否有什么有趣的事物,这样吸引君上,下次从这小道进宫定要仔细看看。

    只是.......卫鞅啊卫鞅,你怎的也变得看事物只看表面了?他不住的责备自己,他在君上的葬礼上抛出穆公剑的那一刻,忽的明白了许多,那是一种终于破茧而出却又即刻扑向大火而灰飞的感情,刚得萌芽却又被人连根拔了去,直教人心死如灰。

    再远一些,便是栎阳城了。

    那儿的招贤馆早已改成了兵器库,原本便朴素的宫殿却保留了下来,他仍记得,正是那朴素的宫殿内,他两次试探,试探出了君上真有变法之心,方才在第三次全盘托出,那时他同君上于旧宫内畅谈三天三夜都不觉倦意。

    他不由地想起,初次面见君上,他内心有三分激动七分不安,对于君上,他并无过多了解。

    “臣卫鞅,拜见君上。”

    那命运的齿轮便由此刻转起,将他推至巅峰,却又落得今日这幅田地。

    悔否?

    否也。

    再往远,便是函谷关了吧。

    他忆起那收复失地时的昂昂雄心与吞山河之势,那胜利后的喜悦与骄傲;却也忆起了君上弥留之际,握着他的手,他哽咽着道:“君上放心,臣定会竭力辅佐新君。”

    君上点了点头,似想开口同他说什么,却又放弃了。

    半晌沉默,他发觉君上的手竟在渐渐变凉。

    “君上!”

    无事,君上。你想说却未说出口的那些话,臣现今已知晓。

    刑台离自己还差三级台阶,他微叹一口气,脚步却从未停下。

    只是他白袍的下摆却被那生于台阶上的荆棘拉住了,似是不愿让他赴死。

    他凄凉地笑了笑,拉了拉衣摆,那荆棘却死死地拉着他不放,他只得将衣摆一抬,方继续前进。

    终于到了那白玉砌成的台上,他淡然坐下。

    上大夫景监已须发灰白,捧着竹简高声宣读祭文。

    最后一字落罢,本是晴朗的天竟飘起了大雪。

    “时辰到了。”

    “君上既去,鞅何以独存于世!”他对天长叹,在刑台上躺下。

    “分——尸——行——刑!”

    霎时间天地一片寂静,只余茫茫无边的雪。

                                            ——完——

   






评论(4)
热度(81)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