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傻坑多。
堆随笔论文和各种奇怪脑洞。一条咸鱼。
个人TAG:云端漫笔

忘了啥时候做的,大概是一个月前,之前还说要做份北魏的,因为跑去准备近代史期末考就咕咕咕了,寒假有空做吧(确信)

完美体现我是如何去史盲化的x

【神荆/平行世界】灵脉·Lily

*这是最好的时代。《灵脉》的联动文,这一次设定有点类似异闻带。


从深度睡眠中初醒的几十秒,意识是剥离的。在这几十秒后,时间归正,人们回到自己生活的星系,短暂重合的空间被分离。

王安石在江宁府丁忧的时日里,经历过许多相似的清晨。尤其在几次游览城市傍依的钟山之后,这种混沌加剧了。他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分清自己在何处,然后才能转动大脑思考今日的行程与事务。更诡谲的是,正是那几个游览钟山尽兴归来的夜晚,他做了一些梦。他梦见自己游荡在钟山的林间,耳畔有潺潺的溪流声。这是最不错的场景。还有一些朝堂之上的,他全没看懂,也不知道这与自己究竟有什么干系。他仿佛被塞进一具陌生的身体,被迫经历他人的过往——至少...

【荆温】头条:两不同政党成员被爆在后花园亲密交谈 被戏称“两派或将和解”

《汴京日报》 熙宁三年二月壬申 晴

 

本朝两名来自不同政党派别的男性大臣,在宴会地点的后花园亲密交谈,疑似发生肉体接触。这一过程被前往后花园醒酒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苏姓先生目睹,苏先生见此景诗兴大发,写诗记录,因而此事被曝光。

 

涉事的两名大臣是来自不同政党的政客,他们在后花园里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谈。据悉,这两名匿名男子,一名来自变法派,另一名来自反新法的阵营。而变法派与反新法的大臣们正在朝堂上针对新行的青苗法吵得不可开交,两党交锋处于白热化。

然而,这两位大臣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正被不愿透露姓名的苏先生全程目睹。对此,本报记者邵某表示,“...

【随笔】死亡,抑或死亡 ——荒诞片《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吞已死》观后随记

莎士比亚的经典悲剧《哈姆莱特》闻名四海,其本身便构成了一个个复杂的宏大的话题,有一些是文学与历史的,还有一些与哲学相关联。《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吞已死》(又译:君臣人子小命呜呼)却独树一帜地选择从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吞两个几乎不被注意的小人物出发,对《哈姆莱特》这部戏剧进行了荒诞式的解读。罗森格兰兹与吉尔登斯吞,在《哈姆莱特》原戏剧中是哈姆莱特年幼时的玩伴,后成为丹麦宫廷的廷臣。在戏剧中,二人主要有两次出场。第一次是哈姆莱特装疯时,国王克劳狄斯派遣二人试探他是否真疯,二人并没有得到结果。第二次则是两个角色的重头戏——哈姆莱特所排演的戏中戏《贡扎古之死》对哈姆莱特父亲之死的毫无遮掩的描绘,使克劳...

生日快乐

哎呀摸了,扔一张之前抄的诗吧,英译来自许渊冲先生。
(字丑警告x)

(PPS:如果有朋友不嫌弃我可以把这张装信封里寄给您~)

【约克骨科】【Richard Ⅲ/Edward Ⅳ】深渊

CP:Richard Ⅲ/Edward Ⅳ,斜线无意义

Warning:单箭头;理三人设是极少一部分历史向和莎剧《亨利六世》(下)、《理查三世》的混合(毕竟有些设定用起来真的很带感x),剧情本质上是莎剧衍生同人,但也有部分史向魔改


在那场屠杀之夜,白玫瑰的挂毯染上了血。他蹲下身体,佝偻地藏在盆栽之后,目睹无情的骑士将白刃刺入兄弟的身体。他从未见过这样大量喷溅的鲜红,血腥的气味蔓延,令他产生干呕的欲望;万幸的是,天使堵住了他的喉咙。他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直到这群恶棍退出父亲的城堡。

晨曦降临,生存与希望的曙光洒在庭院的废墟之上。理查蹒跚走出,与幸存...

2018对lo主的印象

今年等考完期末再写年度总结......

在lo待了三年了,今年又是摸了的一年,明年加油8

大家随便聊聊~

【沙李/短信体】将错就错

时间线在人义全剧之后,李达康调任省长之前


正常-什么都知道的沙书记

粗体-什么都不知道的李达康


Summary:某天,李达康的私人手机忽然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看似与他无关的短信。出于礼貌,又觉得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他选择回复。


礼物收到了吗?

10-15 18:30


你发错了吧

10-15 19:00


哦,抱歉打扰了,好像是的。

10-15 19:01


你见过一个礼物盒吗?长方形的,蓝色。

10-15 19:13


?关我什么事

10-15...

生活把我们的棱角全都磨平了。

人臣二十题——何日功成名逐了:王淮

*问卷来自 @沽酒换辞 姑娘~


01.他/她的姓名和籍贯

王淮,字季海

据楼钥撰写的行状应该是太原王氏的后裔,但我基友说唐宋时期的太原王氏有一部分是伪称,都这么多代了反正也不知道混了多少次血,就这样吧。

籍贯在浙江金华(婺州金华),人杰地灵。


02.他/她的入仕途径,他/她对这种途径满意吗?

宋史本传写“登紹興十五年進士第,為台州臨海尉”,楼钥行状写得更具体,“由漕荐擢进士科”,也就是因为他老爹做官,从转运司试的绿色通道考中的进士。当时他的寄禄官阶是选人七阶里的低阶左迪功郎,估计成绩不太行。

没有说他满不满意,他...

© CLord | Powered by LOFTER